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 > 315曝光

变着花样延期还款 信用卡“养卡”大军异军突起!

来源:磐石新闻网 编辑:

“准备好6个月的现金流,不要让征信逾期!”“延期展期,现在就是好时机。”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在调查中发现,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信用卡“倒卡”“养卡”异军突起,利用漏洞模拟真实消费场景的灰色操作已经形成套路。“养卡党”的兴起无疑加大了信用卡行业逾期贷款上升的风险,而银行也正在加大监测排查力度,降低风险隐患。在分析人士看来,疫情期间,银行重点防控的群体主要是负债率较高或共债率较高的客户,可采取适度降额、优化信用卡风控体系等措施来强化风险防控。

花招百出钻空子

一场疫情燃爆了信用卡“倒卡”“养卡”大军的热情,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在各大“养卡”“撸羊毛”交流群发现,疫情期间有部分持卡人利用延期政策钻空子“养卡”。

事实上,“养卡”一直是行业的普遍现象。近年来部分支付机构生存不易,为赚取收单手续费,大肆派发手持式POS机,暗中为“养卡党”提供服务,滋生“灰色套路”。在圈里玩卡十年之久的杨洋(化名)深谙此道,“‘养卡’需要模拟一个真实的消费场景,最方便的操作是用POS机来欺骗银行”。杨洋的手刷POS机开通手机蓝牙自动搜索连接就可以进行套现操作。据了解,这类POS机可以自动匹配支付机构签约的商户,选择附近商户进行刷卡消费,再从平台提现,便可套出信用卡资金。

为了让信用卡账单看起来“可信”,“养卡党”自有妙招。从杨洋的“养卡”方案来看,多频率刷卡、大额度消费、适当现金分期是提额的主要手段。“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可以先申请临时额度,临时额度的使用周期在15天左右,如果临时额度审批通过,建议全部使用,把临时额度‘养起来’之后再提升固定额度。”

与此同时,监管机构对受疫情影响人群所出台的支持政策也被“养卡党”加以利用。1月26日,银保监会下发通知,要求银行对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人群,在信贷政策上予以适当倾斜,灵活调整住房按揭、信用卡等个人信贷还款安排,合理延后还款期限。

政策的出台让大批“养卡党”高呼“好时机已经到来”。杨洋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银行的风控系统中不可能先植入对应疫情的关闭商户统计数据,一般在刷卡时先用储蓄卡进行小额交易,刷卡金额达到10元以上,然后查讯账单就知道商户名称是否在停业的范围,如果商户出现停业,那就换一台POS机再刷。

资深“养卡党”李欢(化名)一共有15家银行的信用卡,其中有12家银行的信用卡已经使用,在疫情期间,他的刷卡额度已经超过了8万元。为了“用足”政策,他正打算致电发卡行申请做延期还款,以缓解资金压力。为了“瞒天过海”,李欢从“养卡”大军学来了最新的沟通话术,在致电银行申请延期时先伪装成为无收入人员,向银行表达因为疫情影响,暂未开工,没有固定收入,导致目前还款困难,申请将3月的账单延期至4月偿还。如果银行未同意申请,就捏造无收入流水、疫情期间无法开工等“假材料”蒙混过关。

要负法律责任

在银行严把风控制度的前提下,“养卡党”以受疫情影响为理由要求提额、延后还款的方法是否可行?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咨询北京地区多家银行信用卡中心相关人士了解到,该方法并不可行,且存在一定法律风险。

对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还款困难的客群判断标准,银行之前的识别方法主要是通过资质,比如,职业、家庭收入等方面去核实。一家国有大行信用卡中心相关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现在主要利用政府的数据平台判断,比如,是否有感染或者隔离等信息,银行会让对方提供相关材料,而医务人员和政府工作人员,从职业上就可以判断出来。股份制银行的判断方式也较为相似,主要也是因企业停工或停产、本人因隔离无法外出工作或当地政府公告停业或延迟复工的行业从业人员。

“如果有意谎报疫情,要负一定法律责任。”上述国有大行信用卡中心相关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就算“养卡党”通过造假申请成功,银行还可以通过消费明细,看出对方的用卡意图,如果是频繁集中交易,交易类型单一,交易对手单一,就很容易发现问题,最终驳回持卡人申请,并根据情况进行封卡、入征信、降额等措施。

但一家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相关人士也直言,“造假”行为以目前的状态来看,还比较难以核实,因为很多信息没有统一权威的出口,交叉验证也只能通过电话等方式进行,而且在疫情影响下催收也遇到了一定难度,现在上门催收已经停止了,目前催收手段主要包括短信催收一般为逾期7-15天,电话催收主要针对超过30天的逾期行为。

狙击“养卡党”将是长期战

对于频繁使用套现的养卡党来说,银行与之“斗智斗勇”将是长期过程。一位不愿具名的支付机构从业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私下售卖POS机,违规套现已成为行业心照不宣的事实,基于商业行为本身的特点,完全禁止难度很大。“商户审核、风控包括对于商户的管理,95%都在收单机构这一侧,导致了‘养卡’、套现等现象不停地发生。”

由于信用卡交易链条涉及发卡行、收单机构、支付机构、清算组织等诸多主体,因此,对于养卡行为的打击也需要合力“围剿”。分析人士指出,监管政策很难做到万无一失,所以还是要联合银行、支付机构、清算组织、行业协会等各方力量,大力发展监管科技,通过技术完善监管的手段,从而更好地支持信用卡行业的健康发展。

此外,考虑到疫情不可抗力的影响,多家商业银行特事特办,但许多持卡人正常还款能力降低,不可避免将会导致信用卡逾期压力有所加剧。“信用卡逾期率正在攀升,主要与持卡人自身经济状况恶化有关。”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疫情背景下一些中小企业歇业关闭、延迟发放工资,另外还包括催收端因疫情原因导致的工作不畅等。

易观金融分析师王细梅认为,疫情期间,银行可以根据客户资质采取不同方案,大企业员工、公务员等群体受疫情冲击影响较小,银行重点防控的群体主要是负债率较高或共债率较高的客户,可采取适度降额、优化信用卡风控体系等措施来强化风险防控。